马荣 - 插插插综合网
当前位置:首页 >>> 淫色人妻 >>> 马荣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964cc.com 加入收藏夹!

  多少人,十分幽静。

  一个月前,邻居陆太太也来跑步。她三十岁,狻有姿色,身高五尺六寸。当马荣看见她身穿鹅黄色连动衫在跑

  步时,马上被吸引住了。她有骄人的大胸脯,跑起步来,两支结实的大奶子双双向前跳跃抛动,多迷人。尤其在她

  跑了几个圈,香汗淋漓时,更为吸引。她的运动衣湿透了,一对豪乳浮现出来、他才知道她没有穿内衣。每当和她

  一起跑步,偷看她两粒凸现的乳蒂时、他就会有强烈的性幻想陆太太告诉他,她丈夫是运输工人,由于工作的辛劳、

  脾气日差,常拿她出气。她唯有藉跑步避开他,同时也发泄自己的怨愤。

  今天晚上,马荣幻想着和陆太太偷情,不觉睡着了。早上起来,天色阴暗,马荣仍然和陆太太跑步,忽然间下

  起大雨来,但她依然继续跑。她浑身湿透了,两支大奶子格外结实而突出。马荣叫她走,她却哭了,泪水混含着雨

  水,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。她说丈夫疑心越来越大,说她红杏出墙,她气死了,要跑到精疲力竭为止。

  突然闪一下闪电打雷,陆太太大惊,紧抱着他,使他冲动起来,有强吻她的欲望。

  忽然又一下雷,电光一闪,将一棵树劈倒,也将他们吓个半死。马荣拉她入旁边的灌木丛躲避。当雨势减弱

  时,陆太太仍紧抱他。他那兴奋的阳具,早已顶住她的下身,而她的一对大豪乳,也力压在他身上。当他听到她狂

  急的心跳,看见她脸红如喝醉时,便狂吻她。但她吃惊地闪避,一对怨恨的眼在雨水中闪烁不定。

  她低叫道∷「不要,不要这样好吗」

  但他已吻着她的脸,她的粉颈了。当他吻中她的朱唇时,陆太太全身颤动,闭上了眼,软倒在地上。他压伏在

  她身上,一下子剥下她的裤子,也剥下自巳的裤子。

  他继续吻她,拉高她的运动衫至颈部,两手抚摸一对大白奶,又湿又热,捏下去时弹力十足。

  「你在干甚么呀」她气喘地问。

  「没甚么。」他转而吻她两边的乳房,右面乳蒂涨硬了,便轻咬左面乳蒂,陆太太全身抖动,马荣左手力握住

  右面三分之二的豪乳,她现出轻微的呻吟浅笑。他的右手向下摸她的私处时,她不禁张开了腿,流出大量的分泌物

  了。

  陆太太闭上眼睛喘息地问∷「你怎么剥了我的裤子啦?千万不要哦我警告你」

  可是这时,他的阳具已进入她阴道一寸了。她吃惊地张开眼,眼睛似含着恐惧,却又泛现两点淫光。

  「啊那是甚么好像有条大虫往我那里钻」

  她未说完,他已大力一插,阳具完全占她的阴道了,陆太太全身发冷般抖动了一下,像被人强奸般害怕、她

  的两支大豪乳高高挺起,正好被他两手握住,他的阳具兴奋地大力挺进并带着点儿旋转。

  她又张开眼,呆看着他。当他又狂吻她时,她的瞳孔放大了,喘息地低叫,逐渐闭上眼,两手拥抱他,在他背

  上、屁股上乱摸。她的下身也拚命向上迎,一次又一次被他大力压下去,加上挺进旋转、用力磨她的阴核,迫使她

  左右摇动、两脚蹬磨着草地,大声呻吟起来。当马荣向陆太太射精时,她的脸色白得吓人,像淫妇就要被人浸猪笼

  般的恐惧。但她的高潮正来临,又掩饰不住嘴角的淫笑、和快感带来的挣扎。

  吵架声惊醒了马荣,是上午六时了,他才知刚才是发了一场春梦。那吵架声正是邻居陆先生夫妇,他马上出去

  相劝。陆太太开了门,她嘴角流着血。

  马荣劝陆先生冷静,想不到陆先生竟说他们是奸夫淫妇,持刀要斩他们。邻居闻声而至,有五、六人入屋。

  陆先生捉住太太,要马荣承认和他太太通奸,否则杀死他太太。马荣极力否认,形势十分危急,有人劝马荣暂

  时承认,说道∷「他疯了,如果你不认,他真会杀人的」

  马荣祗好假装承认,想不到陆先生竟将太太推向马荣,她倒入马荣怀中。而陆先生扑上来要杀死他们。邻居大

  惊,纷纷逃出屋外。眼见十分危急,幸亏警察及时赶到,制服了陆先生,将他送入精神病院。

  几天后,陆太太向马荣道歉,说丈夫因工作疲乏,患上精绅分裂症,已经入住青山医院。马荣并不介意,但有

  些邻居却真的怀疑他们了,于是就有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传入他们耳中。

  马荣为了表示清白,在陆太太介绍下,认识了一个三十五岁离婚妇人伍美娟,天天和她在邻居面前出双入对,

  这样一来,谣言也逐惭消失了。

  有一天晚上,他带美娟回家,和她喝酒,当彼此有醉意时,马荣吻了她,美娟推开了他。他惊异地看到,她彷

  佛成了陆太太,尤其在他强行剥光了她时,她那一对豪乳的摇动、那幽怨的眼神、饥渴的小嘴,实在太神似了。她

  羞愧地背向他,被他自后抱住,狂握她的大奶子,命她跪地,两手扶床,阳具进入她的阴道,狂插着她。她两支大

  豪乳狂抛,被他捉住大力握捏,直至他发泄了。

  马荣在床上醒来时,又将美娟看成是陆太太。他拉住赤裸的她,她假装逃走、背向他坐在他腹部。他乘机抬起

  她的屁股,在她下坐时,阳具又进入她的阴道内,那感觉,又湿又热、又窄又紧,太似梦中的她了。她也疯狂地策

  马狂奔。他看见镜中的她,秀发在半空飞舞,两个浑圆的大肉球作旋转式的跳跃,便伸手去抓,却抓不着。他改为

  拉她的秀发,使她身体向后仰,跌躺在他身上,他两手便死捏着她的乳房不放。但由于她高潮已到,他的阳具却离

  开了她,她便一个鲤鱼翻身、正面压在他身上,将自已的屄吞没了他的阳具,主动套纳起来。她两支大白奶像两个

  大肉弹,向他密集打来,也在空中互相拍打。他以手大力握住一支、口里咬着另一支,她淫笑而大叫起来。他也放

  了手,狂吻她的朱唇,两人紧抱。他向她射精、她伏在他身上喘息,不动了。

  街坊们不再怀疑马荣和陆太太通奸之后,他自己也理直气壮,因为他就快和伍美娟结婚了。但他对陆太太十分

  同情,她来买猪肉,十元总送够二十元,又由于她生活有困难,就借了五千元结她应急。一天下午,陆太太经过马

  荣的猪肉档,她告诉他,准备下午去青山医院探丈夫。马荣心血来潮,也提早收档,和陆太太一同去,他送了一些

  食品和生果给陆先生。

  陆先生有点痴肥和呆头呆脑,脾气也暴躁,但他感谢马荣的食物,自己在小卖部买了两包纸巾回送给马荣。他

  说:「马先生,上次误会了你,请你原谅。你是正人君子,我太太是好太太,我太糊涂了,我住在这里很好,将来

  出院后,会申请在这里工作。」

  马荣并没怨恨,祗是有点啼笑皆非。但陆太太却充满了怨毒,对丈夫十分冷淡。他们在黄昏离开医院,一起搭

  小巴回家,马荣请她吃了晚饭。饭后,陆太太请他回家坐,要请他喝咖啡。他进入陆先生家,陆太太真的泡了一杯

  香浓咖啡给他。

  天气太热了,陆太太说要先去洗澡。当马荣看见陆太太洗完澡,身上祗围着一条毛巾出来,羞人答答走过他面

  前时,今他大吃一惊。她向房中走去,雪白肥大的屁股左摇右摆,两次回头含情脉脉地看他,似怕他不解风情似的。

  他顿在心惊肉跳之中,上次她丈夫持刀要斩他的情景又再出现。此刻,陆先生好像持刀怒视着他。

  「哼你冤枉我,我就做给你看」马荣大步进入房,她大力挣扎,两支大豪乳疯狂抛动,口中却惊叫∷「不

  要嘛」

  而他已两手乱捏她的乳房了。两人纠缠了一会儿,他抱起陆太太,大力掷在床上。

  她仰躺床上,吓得不敢动。一对坚挺的大竹笋奶也由乱摇而逐惭停止,她祗是睁大了双眼,张开了口,直至他

  自己脱光了衣服,她还像被点了屄似的。

  他压向她身上,吻她。她发冷般抖动了几下。他两手把玩她的豪乳,她羞愧地左闪右避,但乳蒂硬了,心跳加

  快了,脸也红了。

  他分开她的腿,准备好了,叫她的名字道∷「美兰」

  「甚么事?」她受了催眠似的,任由摆布,但眼内满是怨恨之色。

  「你放松一点嘛」

  她这才惊醒似的,看见自己的豪乳被他大力捏住,就想挣扎,而他已用力一下子插过来,阳具完全进入她的阴

  道了,陆太太大叫,疯狂骚动,但很快就笑了,并且很配合他的节奏地和他肉搏。在叫床声中被他射了精。

  事后,马荣有点吃惊,似乎不明白为甚么会做出这种事来。他吸着烟,认为是刚才的幻觉刺激了他,陆先生持

  刀追斩他,她请他回家,而她围着毛巾入房,他认为她在挑逗,是一种暗示。

  马荣去了洗手间,出来时见到另一个房间里有个女人睡在床上,她的样貌绘似他的未婚妻伍美娟。

  马荣大惊,急忙穿回衣服。陆太太阻止他问∷「你去哪里」

  「我们……不,是我做了错事,不能一错再错了,我要走了,我要和美娟结婚。」

  「我丈夫疯了,而你乘机侵犯我,现在想一走了之吗」

  「我不想被人骂是奸夫,求你放过我吧」

  他忽然看见伍美娟赤裸站在他面前向他笑,而这时他一点也不冲动。

  美娟笑着说道∷「你每次和我做爱,却叫着陆太太的名宇,我祗是她的代替品嘛不过我不是离婚女人,也不能

  嫁给你。我从澳洲过来探我妹妹,明天就要回去了」

  美娟说完,就在浴室门口消失了,马荣明白到,他结识美娟,也祗是欺骗别人,甚至欺骗自己。他的目标还是

  陆太太。他为甚么和陆太太一起跑步,那晚梦中和陆太太性交,这一切,都显示出他的邪恶之心,陆先生虽然有精

  神病,但在事实方面,陆先生真的没有冤枉他陆太太摇动两支大奶抱住他,下身与他磨了几下,他的阴茎又滑进她

  的阴道内了。

  陆太太淫笑道∷「奸夫你是做定了。我现在没有了依靠,下半生要靠你的了」

  马荣恍然大悟道∷「我明白了,原来你早有预谋,向我布下了陷阱。」

  陆太太也说道∷「这是我丈夫的恶报,他经常打我、冤枉我红杏出墙,现在我真的做了,是对他的一种报复」

  美娟从浴室出来后,马荣和陆太太不好意思地分开了。美娟坐在床边笑着对她妹妹说道∷「你们继续嘛我要

  看戏呀」

  陆太太说道∷「阿荣,你已经被我那神经老公吓得不敢和我来往了,多亏我家姐,我们才可以在一起像现在这

  样。家姐明天就要回去了,你今晚可要好好谢谢她哦」

  于是,三人同床,马荣左拥右抱两个赤身裸体的女人,好不快活。

  【完】

  马荣是个卖猪肉小贩,为了锻练身体,他天天到公园跑步。公园有个大溜冰场,中央和四周种满树林,早上没

紧急通知: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,将 964cc.com 加入收藏夹!